耶嘿.64

果然坤音玩家,cp混乱者

地下三尺(预告?可能咕咕咕?)

都说抬头三尺有神明,那地下三尺呢

有鬼君

朱星杰说,曼珠沙华的香味儿是腐烂肉、死人骨堆积出来的,这种冷香啊,是从骨子里浸染出来的,鬼魂挨不得,会魂飞魄散的


但王琳凯从不是什么听话的小鬼,他喜欢鬼君身上那清冷的味道,明明怕冷的要死,却还日日环缠于在他周围,朱星杰也不赶他。王琳凯想,就算不能将那香沁到骨子里,多多少少也能沾染些

他想拥有朱星杰的味道,就像拥有了他

点梗

星鬼过年,我好像搞到真的了

为了督促自己,点梗吧

顺便200f福利?

抽两三个写,很有可能黑箱?

可以星鬼/鬼杰,卜岳,洋灵,异锐

戒断反应,修改重发

主洋灵,副卜岳

ooc,分手.炮

小炒肉,未成年乖一点,别看,可以偷偷看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9af7857e5d8ec3d6f43cf54ff7d1398

修改了一下,重发

评论有链接

要什么都给你(朱星杰你个弟控)

#星鬼,奶鬼出没

朱星杰身边的人都说他太宠他弟了,朱星杰能怎么办,反手就是一个赞呗,反正他弟那么可爱,朱星杰乐在其中


朱星杰记得小时候的春节,9岁的他偷偷带5岁的王琳凯溜出家门在大街上压马路,白色的哈气围绕在两人身边,小孩儿的手冻的冰凉,也还是不肯放开他哥的手揣进口袋取暖。走着走着小家伙便停了下来,朱星杰随着小孩儿眼神望去。金灿灿的焦糖裹着二月柔和的暖阳,山楂果的酸甜诱惑着小家伙湿漉漉的嘴唇,朱星杰也舔了舔嘴边,不知道是馋冰糖葫芦还是馋他弟弟。星辰都被王琳凯藏进了眸子里,软绵绵的小手刚好够牵住朱星杰的拇指,连带着人的小脑袋一起晃啊晃,抬着头朝朱星杰奶声奶气的撒娇倒真是像极了一只小白猫

星杰哥哥,我想要冰糖葫芦

好好好,给你买,想要什么都给你

我也给你



喂杰哥,我要冰糖葫芦,回家的时候记得买

知道了知道了小祖宗

还要你


【爱与诚】【洋灵】戒断反应 链接版,防翻车

主洋灵,副卜岳

刀子   分手.炮

联文:@清纯女高club

下一棒 @今天也胡说八道了

美好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小炒肉预警
这里64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9af7857e5d8ec3d6f43cf54ff7d1398

评论区有链接

之前发的文字版被屏蔽了,点不开链接的宝宝,找我要文字版或者图片都可以

我想让你在我身下哭

主异锐,微星鬼,双周

含小炒肉预警

【清纯女高club】福利放送

三角,6纸4锁了🔒谢谢

周既望:

【杰星琳】一辆来自名朋的车🚗

⚠️杰星水仙预警
⚠️3p大尺度预警

杰哥:@耶嘿.64 
小星:@糖纸魔术师 
琳琳:这位朋友不肯透露姓名 不过大家可以猜一猜(是刚开过车展的

整理者:本人。
继上次的车展预热 我又给大家带来饕餮盛宴(瞎讲)。
我不产出小黄文 我只是小黄文的搬运工。
评论区上车。


王琳凯,再抽烟?

星鬼,杰哥生气真好看


记得朱星杰刚认识小鬼时,小朋友抽烟比他还凶,一天一包也不在话下,朱星杰问了小孩儿的年龄之后便天天端着哥哥的架子操着老妈子的心让他少抽些,临近参加偶像练习生的时候,小朋友已经差不多可以戒了,只是偶尔犯烟瘾时会嘟着嘴去朱星杰那儿讨要个亲亲,小鬼头散着辫子趴在背上嘟着嘴索吻的样子真的让颜控的朱星杰拒绝不了,便也由着他去了,反正能让小鬼头戒烟就行


朱星杰从全时买完零食回到宿舍楼下已经是十点多了,看着停电的电梯有些不耐烦的撇撇嘴转身走向有些阴暗的楼梯间,他寻思着小鬼这会儿也该结束练习了要不要放完东西再去练习室接他,不曾想一抬头就看见那家伙坐在楼梯上,看着小朋友手里的烟盒,气氛有些尴尬,灰暗的楼道只有寥寥的烟雾和橘红色的光圈,朱星杰隔着烟雾看向小鬼的眼睛,冷脸皱着眉接过小朋友低着头递来的烟和火儿,没有说话


朱星杰本想就此作罢,却看到小家伙恋恋不舍的猛吸一口才灭了那星火,像是蓦然被点燃的炸药,朱星杰倾身探手扣人后脑穿过发梢轻轻收拢拉近了距离,倾身吻住唇瓣连同舌尖一并吮进口中啃咬,一股铁锈味扑进喉眼舌尖深入,朱星杰缓缓放开小鬼,俩人口中的苦涩烟味给朱星杰的嗓音染上一丝喑哑


王琳凯,再抽烟你就死定了


ps.答应你们的异锐快了,真的快了

洋岳---两人秘密

ps.最后有一点点卜岳和洋灵,洋岳是两人压在心底的美好

正文

岳明辉最后悔的,就是没能在只属于他和木子洋俩人的时光里说出他喜欢他

一开始坤音只有岳明辉和木子洋两个人,他们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即便如此,两个人也从来都是秉承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各活各的。真正熟络起来应该是在某天深夜的楼梯间,岳明辉和木子洋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手里的烟盒,气氛有些尴尬过了几秒相视一笑,岳明辉坐在台阶上,木子洋倚在墙角 漆黑的楼道只有两个橘红色的光圈,岳明辉隔着烟雾看向木子洋,老岳一直都觉得洋子有双很吸引人的眼睛,细长且魅惑,有种说不上来的神秘感,就像...就像是上古时期留下的什么未解之谜,所以当木子洋吻上岳明辉时,岳明辉也是只顾着盯着他那双眼睛而并没有拒绝,反倒沉浸其中。

从此以后只要他们俩在楼梯间抽烟时都会交换一个利群和蓝莓爆珠混合烟味儿的吻。蓝莓爆珠是老岳的,他说他在国外待了几年实在受不了国内的烟,太tmd呛了,但是从木子洋嘴里传过来的,貌似,还不错

后来凡子和小弟来了岳明辉和卜凡在一起了,木子洋和小弟...应该也快要在一起了吧,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每当岳明辉看那双眼睛时他总会想起那些吻,那些混合着两种烟味儿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吻

岳明辉说,木子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用那双温润的眼睛多吻我几次

卜岳-关于让老岳戒烟

卜先生这人儿吧,哪哪儿都好,会收拾家务,会做饭,还会陪着岳明辉打游戏。这么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绝世好男人,让老岳觉得这个绝世好男人唯一的败笔就是他总管着自己抽烟这事儿。岳明辉跟他唠了多少次了这事儿,他这都抽了七八年了戒不掉戒不掉,连博文他们都管不了我,你就崩操这个心喽,可卜凡也不听啊。凡是卜凡见着老岳抽烟了,啪叽,扔喽,然后再给他塞个盐柠檬味儿的棒棒糖含着,唉?不是,卜凡你这糖是从哪儿偷的啊,小心回头小弟跟你闹脾气啊



岳明辉本是想趁着卜先生出去给小弟买糖的间隙猫在楼梯间抽根烟,可是没曾想这人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蓝莓薄荷爆珠的甜凉参着些烟草的苦涩味道还在老岳的舌尖弥漫,卜先生皱个眉头盯着他也没说话,到惹的岳明辉自己先是一阵心虚。岳明辉像牙疼期间偷吃糖果的小弟一样乖乖把手上剩下的半包烟连带着才买的火儿一并交到卜凡手中,他指间的烟还剩三分之一,老岳眯了眯眼瞅着卜凡的神情,好死不死的又抬手使劲把最后这点儿烟吸入肺中这才扔到地下抬脚碾灭



卜凡猛的把岳明辉压在墙上,岳明辉后背死死抵着铁门觉着有些冷,卜先生吻上岳岳的唇瓣连同舌尖一并吮进口中啃咬,下唇受着人厮磨一股铁锈味扑进俩人喉眼,岳明辉轻推人肩膀这才被卜凡放开,舔了舔唇角俩人口中的薄荷烟味给卜先生原本就沙哑的嗓音再次染上一丝喑哑,岳明辉听到卜先生对他说



岳明辉,戒烟吧,然后对我上瘾好不好?